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电影设计师马德凡畅谈民国那些年图摄影造型

时间:2019-02-03 05:08: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电影设计师马德凡 畅谈《民国那些年》(图)摄影造型资讯

马德凡资料图 马德凡曾任《白鹿原》、《山楂树之恋》等多部电影的服装设计师 5月26日,主题为“民国样儿”的藏品展,在望京一号地艺术园D区马德帆工作室展出。展览的创办人是马德凡,其身份有很多个,诸如服装设计师、电影美术师、书法家、收藏家等等。如只此说明,你还很难触及这位艺术大师。不过从其指导过的电影作品《白鹿原》、《山楂树之恋》、《云水谣》、《周渔的火车》中,就很容易揣思善于玩赏浓郁民族风的马德凡,是喜欢采集遗落老风格的抽藏者。果不其然,在展览中我们品味到时光流转的气息,也有幸与她畅谈背后的故事。 谈展览:民国是美感集大成的时代 ●展览的主题是什么设想? 民国的东西特别丰富,从清朝一直到很多外来的东西进来,服装的演变也非常有意思。初我给了自己一个课题,把民国的服装史作为一种课题来研究,然后慢慢做了一些针对民国服饰的改良,做了一些设计。我发现“穿出来”也是一种味道,穿出来也挺好玩儿,这种样式就是所谓的“民国样儿”。 ●这次展出的展品中除了很多老部件儿,还有很多你创作的很先锋的作品。这些作品是什么样的设想? 我只是觉得,我给了自己一个话语权,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有些稍微概念性的东西。在深圳布展的时候,我定了一个课题“喝茶”,就是对茶的理解。所以很多东西有点像茶树,也不是外形像茶树,而是说我对喝茶的理解。我早是喝普洱茶,普洱生长的自然性、随性也是我现在追求的。包括现在做麻,很多东西跟普洱特别特别像。麻的生长很自然,不是你要把它雕琢成什么样,而我想通过服饰传达的概念也是这样,就是把很多东西不经意间、很随意的呈现出来。 ●你的作品,不管是茶也好,书法也好,都有很多禅的文化在里面,禅文化对您艺术的滋养很大。 是。我可能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修行人,我很多方面的悟性很差,进步也很慢。我是觉得人要有信仰,我自己也在不断学习,我希望能把这个元素能传达出去。 谈美学:流行思潮对我影响大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收藏? 我是受家里影响,收藏应该是20岁以前就开始了。我十七八岁的时候上美校,出去画画采风,看见卖东西,就买一些工艺品,那个时候可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收藏。我大三的时候,去云南采风。云南有好多少数民族服饰,大的集市上,不同的人种穿着不同的服饰来赶集。我突然就傻了,从来没感觉到中国还有这么丰富的服饰,变化这么多,感觉到了异国一样。我当时是学生,没有那么多力量,就买了一点点,从那儿以后也有了更多兴趣。后来有很多机会去很多地方,包括电影,慢慢的就有意识去收集这些东西。 ●除了你说的心性以外,成长的那个环境,那个时候的美学思潮对你的影响大吗? 影响挺大的。年轻的时候,跟很多女孩子一样,心里很爱美,也追时髦,包括后来学服装设计专业,都因为对流行的东西很关注。那时候,穿喇叭裤、宽肩的西服,就是对流行的东西很敏锐很注重。我们那时候有出国潮,国外的影响很大,我当时也是怀揣着一定要出国的想法。 毕业以后,我想我肯定会出去的,我当时还是比较超前的一个人。后来,我签加拿大,次就拒签了,之后刚好遇到一部电影,结果我就扎在了云南,也收藏了很多东西。命运就是这样,我没能想到我会在国内呆这么久。 ●你的书法很大、力量感很强,对于一个女艺术家来讲是很罕见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在? 可能是我性格不属于小女人,也可能是从小的教育吧。我从小生长在西安,离碑林也很近。初写写柳公权和欧阳询,总出方框。后来遇到一个老师,他觉得我适合写颜真卿,比较粗狂的字。艺术上是要把孩子先放,放了以后再收,你掌握这个技巧以后,你收的话就是有意识的收。 谈艺术:想慢慢做一个品牌 ●有想过未来要做的明确的艺术主题吗? 服装是我的一个表现形式,别人是用画、雕塑,我是想把书法和服装融在一起,这可能会是我的一种语言,我自己的东西。 ●未来除了这种艺术的推广计划之外,其他还有没有什么推广计划? 接下来,我想慢慢做一个品牌。我门口写的那个字,是“马”和“凡”的结合,读“fan”,我想去注册,这是我的一种语言。未来准备推广到市场上,这样的传播会更大一些,会更有意义。因为有很多人喜欢这种东西,比如刺绣,但是不知道在那儿能找到这种东西。所以我在想把很多很好的东西拿去复制,把这些东西延续下去,并且能够运用到现代的服装中去。

东莞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
沧州盔甲防护罩
防火密封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施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