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穷翰林被外放巡抚后一句话捅破了官场上的潜规则

2018-11-08 10:55:53
都说明朝官员的工资不高,然而清朝官员的账面工资也是低的惊人,以致于有人称是“亘古未有”。 其实,历朝历代,官员的账面工资都不是很高,说到这,怕是很多人会以宋朝为例进行驳斥,宋朝相对其他朝代来说确实要好一点,但各种补助很多,账面工资也不是太多。中古古代不奉行高薪养廉政策,主要在于儒家奉行以德治国,当官的目标在儒家典籍中被描述为庄严无比的“治国平天下”。 但当官不能不吃饭、不开销,要吃饭就得向现实低头,理想与道德之间的冲突使初入官场的书生们困惑不已。理想终究敌不过现实,面子比不上肚子,脊梁还是得向稻粱弯曲。有道德洁癖的官员,终会被视为异类而淘汰。 清代官员账面上的工资,一品大员不过每年一百八十两,每月合计十五两。七品知县更是可伶,每年薪水不过四十五两。为了补贴官员,雍正朝开始给官员们发“养廉银”。 “养廉银”督抚每年所得较多,乾隆得知宠臣李侍尧贪腐后,大骂他:“每年养廉银都有万两,你怎么还贪污?”知县的养廉银较少,从几百到一千两不等。“养廉银”等于是补贴给官员的生活费,但各级官员开支繁多,这点银子根本不够花。从中央到各级官员,都要靠“陋规”,才能过上滋润的日子。 “陋规”种类很多,外省的官员逢年过节都要给京官送上各种孝敬,夏天有“冰敬”,冬天有“炭敬”。根据自己的人际关系与官场人脉多少,外官每次孝敬的京官人数从十几人到上百人不等,数目从几两到几百两不等。 此外,还有名目繁多的“礼”,如岁金,节礼、程仪、贺礼之类,礼仪种类繁多,从地方特产到古玩字画,无所不包。逢年过节时,各地官员送礼物进京的车子络绎不绝,所幸还没有导致大面积的交通堵塞。 至于地方官员,也是广开财源。每逢各种节日及官员生日之类,下级要送来送门礼,如春节、端午、中秋、官员及官员老婆生日时的“三节两寿”礼之类,也是名目繁多。 这些礼节性的陋规,还算是小头,对官员们来说不过是零花钱而已。陋规的大头,则来源于火耗、关税、盐课、漕运等。 以火耗为例,地方州县在征税之后,要将碎银铸造成五十两一个的大银锭。在铸造的过程中,不可避免要产生损耗。正常铸银的损耗不过百分之一二,官方就将这些损耗外摊到民众头上。 对于征收火耗,朝廷没有明确规定,地方官员就将火耗加派到十分之一二,或者十分之三四,捞取巨额利益。州县一级捞到钱了,自然要孝敬督抚,督抚们则孝敬京官,彼此共享此项巨利。火耗之外,在盐业、漕运、驿站等领域,官员们通过各种手法,也捞取巨额陋规收入。 一般来看,陋规的收入是正常工资的十倍乃至百倍以上。根据地区不同,陋规的收入也不同,但即使在偏远的地区,陋规的收入也相当可观。 与京官相比,地方官获取陋规的机会更多,所得更为丰厚。如雍正元年,河南巡抚一年各项陋规不下二十万,素称贫瘠的贵州巡抚每年的陋规也在五万两左右。道光年间,张集馨担任以“肥缺”而闻名的陕西督粮道,每年陋规有三四十万两之多。 当时在京城为官的刘彬士得知自己被外放到浙江任巡抚后,踌躇满志地道:“老夫穷翰林出身,在京二十余年,欠下一屁股债,今番须要还债了。”浙江人闻听后,惊呼刘彬士如“饿虎出林,急不能待”。 陋规拿不上台面,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且都分了一杯羹,达成利益共享。陋规的危害也极大,它既造成了国库的损失,也加重了民间的负担。而越到后期,此类现象则越严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