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我遇翩翩美少年

2018-09-15 11:01:04

时间进入五月,我还没来得及享受春天的美景,夏天就穿着一件葱绿色的摆裙走来。她俊俏的脸庞娇羞里带着矜持,好不迷人。其实她再迷人,也迷不了我。我已经在那最好的时光里遇到最好的人,我的翩翩美少年。

那年我十八,正值高中的日子。妈妈每天催着我学习学习,爸爸也经常传播学习的重要性,让我一心只在学习中。父母的心意我懂,为了不负他们,我一直努力学习。

我家门前有一棵葛花树,葛花前边有一条弯弯的小河,河里植满荷花。春夏交替的时候,我喜欢在树下阅读、赏花、闻香、听鸟语……

我贪恋花下阅读的时刻,在花下,我眼睛疲惫时可以拨弄头顶花,赏赏碧荷影,望望田中穗。心里苦了,我可以依河落泪,泪水顺着河水远去,谁也不会看出我在伤心。日子如昔,早起,我在门前读书,晨曦婉约走来,露珠铺满田野。葛花是个未出阁的小姐,一阵清风弯腰吻遍葛花的脸,娇羞不慎落下片片花雨。荷塘的藕花出落得淡雅怡人,少女的心思填满纯真,一颦一笑,扭扭捏捏,总是不敢大方示人。突然一屡薄荷香偷偷地溜进我的鼻心,清风拽着我央求道:“你抬抬眼,你抬抬眼,看看他是谁?”我经不起纠缠,抬头看到远处有一位骑着单车的少年。20左右,蓝色的体恤,白色的休闲裤,白色的板鞋。他阳光俊美脸镶嵌一双深邃的眼睛像似蓄满深海的水,他仿佛是一朵白云一幅画展现我面前,又像山中一股清泉直接流进我的眼眸,落入我的心里,瞬间漾起爱的涟漪。我忽然想;“美少年,你要住在我的心里吗?”

看着他慢慢地走近,我紧张地不知所措。为了掩饰内心的慌张,我低眉佯装看书,希望他不要看出我的心事,以为可以这样过去,以后不见,从此断了风、断了缘、断了心、断了念。当他走过我身旁,我听到单车车轮吱吱地声响。他腼腆地说:“你好,你头上有落花。”那如罄石般声音一下子搅浑我心底的深潭。我内心除了慌乱还是慌乱,忙说:“哦,谢谢你。”他微笑着说:“花在你头发稍上,我帮你摘掉吧?”我多想在他面前表现得落落大方,可本来就乱了放寸的我更加不知如何是好,我好恼自己没出息的样子。他慢慢地走近我,轻手摘去我头上花瓣。我莫名奇妙地问一句:“你身上薄荷香味真特别。”他惊讶地说:“啊!怎么特别?”我羞涩地说“淡淡的味道很舒心。”他呵呵笑了,骑上单车欲走。只听到他说:“青丝玉簪俏佳人,一笺花诗映素心,我记住你了,花下女孩。”声音渐行渐远,声音穿过云层,飞过千山万水流进我的心里。

以后我喜欢坐在门前读书。秋天来了,潇潇秋风吹起。我在树下咀嚼初相遇,独自回味那段美好的往事,在秋色里感受你给的甜美,想到遇见的时候,我也会很开心。我想你,无需理由,眼睛一抬,心打开,你在记忆里站起来,与我对视而语。冬来的时候,妈妈说:“玲,天已寒冷,到屋里读书吧?”我说:“妈妈,门前空气好,也无人打扰,在这种环境下适合学习。”妈妈拗不过我,她欣慰女儿爱学习,心中疼惜不已。其实她怎么知道我在等一个人,等一场遇见,等薄荷香的味道,等那个少年。

我的遇见是一场无果期盼吗?高考来临,选择报考志愿,父母希望我考上好的大学,要求一定要报考好的专业。我没听任何人的意见,选择了我的小城。大学开始,我除了上学,依然喜欢在门前读书,用爱建造一座城,用心在岁月里写下《痴念》

花牵住一个美丽的念

心绪翩跹,把你种在我眉间

月续写一个凄美的轮换

我守时光一旬不变

爱你如初

在心田

葛花树老了,荷花又残几回,谁在光阴处种下太多的美好,梦想美轮美奂。少年会不会在仲夏时刻,踩着滑板经过我家门前,我在水中采荷,你河边看我,一眼一缘,你恋上荷花女,我爱上踩滑板的少年,生生世世永结缘。少年会不会有一天在雨中来到我家门前,与我在绵绵细雨中邂逅浪漫。少年会不会在雪花纷舞的时候,踏雪而来,看到老树枝桠,树下女子独栏,一景一人一心,爱恋在雪中后续满。会不会?会不会……

我每天忙着上学、考研、放学、再无他事。慢慢地学会了记录心情,写写日记。郁闷时写出烦恼,思念时写出的爱意。若是哪一天与你相遇,我想把它送给你。痴语牵着那个小女子,为那一场落花的缘,守住一个不老的恋,一直盼……你知道吗?四年过去,我写了二十本日记。因为想你,本不写文的我拿笔一次次描绘心里的情萦,一次次书写你的样子,写到心碎,写到泪花落满地……你可知道?你成就了一个女孩的文笔,我为你纸墨飞花,月下赋诗,雨中诉情。你知道吗?我写的是文字,记录的是心,书写一天一月一年的思念,刻录下难忘的情感。文字把平凡的我雕刻成玲珑剔透的葛花,只为守候你的出现。

考研后,我到另一个城市独自求学。一个人的日子孤单总当主角,人大了,心成熟了,思念生的珠圆玉润,更加惹我疼惜。

我至今没有恋爱。妈妈说我乖巧听话,知道学习,同学说我呆板保守,不愿意恋爱。其实我只是在等,在等那个少年。在学校里,压力已经没有高中、大学那么大。闲暇时,我常常一人在绿荫小道散步。那是一个落日的傍晚,残阳似五月的榴花,明明娇艳无比,却要遮遮掩掩,就怕春光乍泄,其实早已落进路人的眼。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好,同学,请你让一下,我过去。”我回头一看,那人,那阳光的男孩,那薄荷香的味道就在眼前。我日思夜想的人儿呀!梦里多少次遇见,醒来孤孤单单,今天你真的出现。幸福瞬间如海水汹涌澎,我的心咚咚地要跳出来,我不知道怎么说话:“哦,哦……你好,还记得XX城吗?葛花树下。”看着你那俊美的脸庞,他笑着说:“记得。葛花是什么花?”我懵了,慌忙地说:“青丝玉簪俏佳人,一笺花诗映素心,我记住你了,花下女孩。”那个树下,那个落花的时刻,那个读书的女孩……你摇头示意不知道,然后笑笑转身走了。

夜里我再也无法入眠。多年的爱恋激起心底的浪花,海潮不断。你不记得我,我记得你,到底该怎么办?

第二天我又来到绿荫小路上徘徊,只为在此撞见我的少年。我想告诉你:“自从葛花树下那一场遇见,我就爱上了你,多年过去,我的爱未变,一直等你出现。”在那个幽静的小道里,我等了一天不见人影,两天不见人还……我不死心,日日月月,岁岁年年,我徘徊了两年,孤影在葱茏间凄凄寒寒。

再次遇见是多年不见的同学结婚,当日我走到婚礼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个人,薄荷香的男孩,他在,他真的在。他穿着新郎的衣服,我是穿着伴娘的服装。同学开心地拉着我的手说:“玲,这是我的老公于健。”他微笑着说:“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惨然一笑,再也无言。婚礼是怎么开始的,又是怎么进行的,我不记得。只记得在酒桌上我一直喝酒。心太苦,酒难掩埋。我敬了新郎新娘三大杯酒,我开心的笑,真诚的祝福,心里流着血,眼睛涌着水。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个人哭,一直哭到天黑。累了独自坐在长椅上,回想薄荷香的男孩,他结婚了,我还是一个人,委屈不由得再次涌进心口,泪水泛滥泛滥,苦楚诉谁,我难!我真的好难!对面渐渐地听到对话的声音。我寻声望去,只见一对年老的夫妻像似在争执。老奶奶说:“我们离婚。”老爷爷说:“好的,我们真的走到头了。”我一看这两位老者大概有70多岁,都过了古稀之年怎么还要离婚?只听到老奶奶说:“我一辈子都没爱过,感情是俩个人的事。和你结婚只是奉父母之命,报了父母恩,育了孩子,负了责任,如今我该自由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两个人……我的少年,我一个人恋着你,今日方知感情是两个人的事。

?一早,我在车站,回望,挥手,梦中的情人啊……翩翩美少年,一眼一面一缘,我的痴恋!或许,青丝成霜,落花湖面,你依然在,在我的心里弥散。时光偷换,我记不清是檀香还是薄荷……你却永远住在我的心里边。

除尘控制仪
液压涨管器图片
上海欣畅实业有限公司位置交通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