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抗战纪念馆创始人郭景兴习仲勋等中央领导批

2018-12-06 21:39:42

抗战纪念馆创始人郭景兴:习仲勋等中央领导批示建馆

7月1日,郭景兴接受采访时讲述70多年前日本侵略者的暴行。

明天是全民族抗战爆发78周年,根据安排,当天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开幕式。位于卢沟桥边的抗日战争纪念馆1987年7月6日建成,几经扩建,截至2014年,馆藏各类文物达两万余件(套),其中一级文物达百余件(套)。

纪念馆从筹建到落成有那些故事?纪念馆内的文物都是从那里收藏而来?如何重视纪念馆的建设和发展?近日,新京报采访了88岁高龄的抗战纪念馆的创始人郭景兴。

呼吁卢沟桥封桥保护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开始参与抗战文物保护工作的?

郭景兴:1979年,我从丰台区师范学校调到丰台区文化局,负责文物管理。当时,丰台区文化局有个想法,要在卢沟桥建一个文物保管所。但因为地处偏僻,没有人愿意去。我对保护卢沟桥很认同,就主动要求去筹建卢沟桥文物保管所。当时没有经费,没有编制,也没有办公场所。我四处求援,得到北京自来水公司的支持,拨给我两亩地。在这块地上,我盖了间70平米的房子,就是卢沟桥文保所。

新京报:当时卢沟桥保护情况如何?

郭景兴:当时的卢沟桥虽说是国家重点文物,但还没有真正纳入文物保护范畴。每天都有很多大货车从桥上通过。首钢设在附近,污染很严重,永定河里的水经常是白色的。有一次我站在桥上,感觉到大货车通过时,整个桥都在震动,桥上还有石头片儿掉下来。我心里心疼得呀,当时就意识到不能再让大货车从卢沟桥上走了。

新京报:那终卢沟桥如何实现封桥保护的?

郭景兴:我从早七点到晚七点在桥头守着,数着有多少大货车通过,我想用数字引起领导和专家的重视。1982年开始,我前后写了9次紧急报告,给文物局领导、政协委员、文保专家。后来专家、委员们开始写提案,社会各界一起呼吁。终于在1985年8月,北京市政府决定,卢沟桥封桥,禁止机动车与人力车通行。如果像以前那种用法,卢沟桥保存不到今天。

29军将领后代建议扩建抗战馆

新京报:是否可以说卢沟桥文管所就是抗战纪念馆的前身?

郭景兴:对,其实到卢沟桥建文管所时,我就有建抗战纪念馆的想法,但当时时机不成熟,经费也不允许。卢沟桥文管所建成后,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提出卢沟桥是七七事变爆发地,是全民族抗战的重要见证,有必要建抗战纪念馆。1982年5月,参与七七抗战的29军将领宋哲元的女儿宋景宪,从美国来北京,参观了卢沟桥史料陈列馆。第二天,邓颖超接见宋景宪,宋景宪向邓颖超提出,卢沟桥的陈列馆太寒酸了,跟七七事变的重要性不相称,规模应该扩大。邓颖超当场表示赞同。

新京报:随后开始筹建纪念馆?

郭景兴:到1982年6月,北京市人大、政协、市文物局的领导分别来卢沟桥了解情况,提出卢沟桥史料陈列馆要进一步扩大、充实。之后的几年内,中央和北京市的领导多次来卢沟桥视察。习仲勋、胡乔木等中央领导也都做出过批示,同意建抗战纪念馆。1984年,终于决定由文化部牵头,筹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新京报:纪念馆从决定筹建到建成,用了多长时间?

郭景兴:1984年11月,成立了抗日战争纪念馆筹备处,我担任筹备处主任。摆在面前直接的困难就是建馆。经费实在不多,建馆用的沙子都是山东的沙厂赊给我们的。一说是建抗战纪念馆,各个单位都很支持。纪念馆1986年7月7日动工,1987年7月6日落成,整一年,7月6日举行了纪念馆落成典礼。宛平城墙修复1984年6月2日动工,1987年7月7日竣工。

寻访29军将领证实日军挑起战争

新京报:除了建馆,开馆前在史料陈列方面都有那些准备?

郭景兴:抗战初期我们只重视作战,留下记录很少。而日本右翼学者写了很多文章,颠倒是非说七七事变枪是中方先打的。我感到整理相关史实的任务刻不容缓。当时,七七事变已过去近50年,大部分参加者都去世了,必须抓紧时间访问尚在的几位关键人物。

我从1982年开始着手整理七七事变的史料。参加七七抗战的主力军是29军,我到河南省固始县访问了29军将领金振中;到南京访问了29军军训团的第三大队副队长朱军;到山西太原访问29军军训团大队长周树一;还有目击七七事变的老人、永定河管理处的老河工等。通过寻访,整理资料,还原了七七事变的真相。

新京报:你收集掌握了很多证据证明日军打了枪。

郭景兴:我找到多份日军战报,战报称他们的传令兵丢了,要进宛平城找传令兵,我们的驻军当然不让他们进城。于是日军朝宛平城开火,挑起了战争。还有,我寻访了29军的将领、士兵,他们都提到,七七事变当晚,29军曾检查过枪支,一颗子弹都没少。怎么可能是我们先打枪?

抗战将领后代捐献将军指挥刀

新京报:抗战纪念馆中的文物是如何搜集的?

郭景兴:1987年,抗战纪念馆建成以后,相关领导召集军事博物馆、革命历史博物馆(国博前身)的负责人,一起筹备抗战馆的文物陈列。军博、革博当时已收集了大量抗战文物,抗战纪念馆的文物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从他们那里直接调集过来的。

此外,在抗战纪念馆修建和永定河宛平城修护的施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很多七七事变时的文物,比如29军使用的大刀、钢盔,还有嵌着弹片的树干等。还有一部分文物来自抗战将领子女、后代的捐献。

新京报:捐献的都有那些重点文物?

郭景兴:很多抗战将领的后代在天津,建馆初期,我们曾专程到天津去征集文物。抗战将领的子女听说建馆的消息,自发捐献手中的文物,宋哲元的外甥女李惠兰,把宋哲元在喜峰口战役中使用的指挥刀等文物捐给了我们。抗战馆建成后,成立了文保部,文物征集就变成日常工作了。我们跟各地的档案馆、纪念馆都有密切联系,他们非常清楚当地抗战将领和家属情况。如果有家属捐献、或者发现了文物,我们都会及时跟进。民间如果有人发现抗战文物,我们会采取有报酬奖励的方式征集。

村山富市参观抗战馆后称很震撼

新京报:抗战馆建成后,接待过那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访客?

郭景兴: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访华。他在当年5月3日参观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观后留言说:正视历史,祈中日友好,和平。我退休以后,1998年去日本时,曾再次跟村山富市见面,跟他交谈时,他又提到参观抗战纪念馆后很震撼,日本必须反省那段侵略历史。

新京报:你对抗战的记忆,跟你后来致力于抗战馆建设,是否有很大关系?

郭景兴:七七事变爆发时,我九岁,在天津宁河县。那时日军白天就守在宁河县城的城门处,看到日本兵要鞠躬,不鞠躬就被打、被杀。日军经常在我们村里巡视,1938年的一天,日军把村长叫过去,问村里谁家是八路军。见村长不说,日军用大棒打,拿火烧,村长被活活打死了。抗战期间,我目睹了太多这样的事情。我这一辈子做的事情都跟那些经历有关。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七七事变的意义?

郭景兴: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在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被低估了。历史需要保护和珍视的,全面抗战的这段历史,日本可能会忘,但我们自己不能忘。对抗战的纪念,是为了战争不要再次重演。我现在已经88岁了,可以说,我还原历史、纪念抗战的心愿完成了。

■ 链接

抗战纪念馆

1987年7月6日七七事变爆发50周年前夕,中国人民抗战纪念馆落成。由邓小平题写馆名。纪念馆占地2.6万平方米,正面外形仿古典牌楼形式,深灰色筒瓦顶,以与宛平古城风貌相和谐。

整个纪念馆由正中的序厅、两翼对称的展厅和后半部的半景画馆组成。序厅的正面是一座长18米、高5米的大型浮雕。大厅顶部由15个方形藻井组成,悬挂8面古钟,左右两面墙上镶有《义勇军进行曲》和《八路军进行曲》的曲谱,序厅两翼的展厅里陈列着从九一八事变到日本投降这一历史时期的抗战文物及图片资料。

玻璃钢轮廓标
全自动伸缩楼梯
捕鱼能下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