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春天的木棉开出朵迫不及待的红花

2018-10-13 18:56:13
春天的木棉开出朵迫不及待的红花

下了大雪的周末,我开始想念自己的朋友,如果来一个陪我聊聊天该有多好。想到自己空旷的人生,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能在一起说心里话的人却越来越少。人和人的心之间像阻隔了一堵墙,连风都吹不过。

下了大雪的周末,我开始想念自己的朋友,如果来两个陪我喝点酒该有多好。酒局很多,几乎塞满了整个生活。喝的也都是好酒,可就是品不出滋味来。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喝着老白干、二锅头,和朋友推心置腹,彻夜长谈。

下了大雪的周末,我开始想念自己的朋友,如果来三个凑一局打打牌该有多好。经历了人生各种各样的游戏,它们需要太多的心计,需要提防太多的陷阱。单纯、胸无城府的游戏还是和朋友在一起下棋、摔扑克。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朋友们的电话陆续打过来,一个说闲着没事,要过来坐会;一个说要喝两盅,问我需要什么,他顺道在熟食店带点过来;一个说手痒,要打几手牌。不一会,哥几个就聚齐了,摔起了扑克,谁输了谁顶枕头,这是我们坚持了20多年的游戏规则,一直没有改变。我没有想到这幸福来得如此迅疾,让我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这几个哥们混得都比我好,是一帮已经出人头地的达官显贵,假日里没有去做按摩,没有去打高尔夫,却来到我这个简陋的家,吃我做的猪肉炖粉条,凉拌拉皮儿,喝我买来的廉价啤酒,我幸福得快要流出了泪水。

打扫着杯盘狼藉的桌子和满地的烟头,我的幸福仍在沸腾着。

我想我的幸福也和窗外的雪花是一样的吧,轻盈地飘来,带给我短暂而琐碎的快乐,然后便慢慢融化,融化进心的土壤上,让那里长出一些叫做热爱或者感动的植物来。瞧啊,那些雪花,哪怕仅仅是一阵微风也可以将它们送到快乐的,它们旋着舞蹈的身子,恣意飘扬,一片片花瓣就那样在大地上慢慢地织啊、织啊,织着一张巨大的幸福的白色地毯。

白色地毯的那边,是并不遥远的春天。我仿佛已经嗅到她的呼吸企业拆迁赔偿申请书

龙应台在她的文章里总结出了人世的幸福。那幸福就是:头发白了,背已驼了,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叫你起床。幸福就是:平常没空见面的人,一接到你的午夜仓皇的电话,什么都不问,人已经出现在你的门口,带来一个手电筒。幸福就是:在一个寻寻常常的下午,和你同在一个城市的人打来电话平淡地问道,“我们正要去买菜,要不要帮你带鸡蛋牛奶?你的冰箱空了吗?”幸福就是:你仍旧能看见,在长途巴士站的长凳上,一个婴儿抱着母亲丰满的乳房用力吸允,眼睛闭着,睫毛长长地翘起。幸福就是:十五岁的少年正在长高,脸庞棱角分明,眼睛清亮地追问你世界从哪里开始。幸福就是: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来了,书包堆在同一个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子下。幸福就是:两个老人坐在水池边依偎着看金鱼,手牵着手。春天的木棉开出合景天誉朵迫不及待的红花,清晨四点小鸟忍不住开始喧闹,一只鹅在薄冰上滑倒,拙态可掬,冬天的阳光照在你微微仰起的脸上……

我认真地数了数,那些幸福,离我多近啊,每一个都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告诉自己,从今天开始,要培养一个属于自己的习惯。比如每天听半个小时的音乐,看半个小时的书;每天给父母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他们的生活;每天给要好的朋友发个短信,哪怕只是告诉他这里的天气;每天赶在爱人和孩子之前起床,然后喜滋滋地看着她们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懒洋洋起床的样子……

我告诉自己,我要在每天都挎上自己的篮子,去生活的超市里采购我的幸福。我的篮子不一定是满的,但每天都不会空着。它装着我零零碎碎的对生活的感受,装着我对自己平凡生命的热爱,装着一些散落的记忆的碎片,装着一些我熟悉的名字,有苹果味的,有菠萝味的……天哪!我不敢闭上眼睛,因为满脑子里都是春天的木棉,在争先恐后地开着迫不及待的红花。

未成年刑事案件规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