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富士康一定要转型做品牌吗iyiou.com

2019-03-11 14:23:04

富士康一定要转型做品牌吗?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可战胜的。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00万部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它映射出一条营销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

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

发生于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可战胜的。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00万部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它映射出一条营销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组装费仅为每台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可战胜的。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在风起、雨落的季节里静待花开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00万部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它映射出一条营销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可战胜的。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00万部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它映射出一条营销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

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

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

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

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十几年关注、研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可战胜的。

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

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

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

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

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我本不该这样幸福吧00万部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活得真累可战胜的。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00万部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它映射出一条营销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

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

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

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

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

它映射出一条营销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

2012年2月12日,美国爆发大规模请愿活动,呼吁苹果生产有道德的iPhone。 请愿的背景是,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追求廉价是导致富士康问题根源》的文章,指出这家中国代工厂为苹果生产iPhone,这里的工人加班超时,各种有害物质处理不当,居住环境恶劣,工作环境危险。而此前不久刚刚传出,被郭台铭寄予厚望的万马奔腾项目遭遇重大挫折,有可能终放弃。发生于2010年的富士康13连跳事件,促使人们思考富士康转型问题,时至今日,富士康依旧未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代工商角色。 13连跳事件让富士康背负血汗工厂的恶名。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员工劳动强度大、薪资待遇低下是问题的根源。分析进一步指出,造成富士康员工待遇低下的罪魁祸首是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因为缺乏自主品牌支撑,富士康不得不扮演加工者角色,处于产业链端位置。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苹果iPad售价499美元,付给富士康的组装费仅为每台11.2美元,相当低廉;反看苹果,售价499美元的iPad所有零部件加在一起的成本,仅为219.35美元,不到其零售价的一半,利润超过100%。一个自然而然的逻辑是:如果富士康不能从苹果那里得到很多,就不可能给予员工更多。于是,13连跳之后,人们呼吁富士康加快转型,郭台铭也有此意,万马奔腾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据悉,逐步推出富士康品牌的产品,也在郭台铭当时考虑之列。然而,两年过去了,富士康转型之路未见起色。一个问题不得不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转型做品牌,当真是富士康的必由之路吗?让我们先回归竞争本质的层面思考一个问题: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才能胜出?十几年关注、研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

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

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究中国企业发展历程,我渐渐形成一个强烈的感觉:唯有那些独具竞争力的企业,才是不可战胜的。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独特的竞争力?在我看来,所谓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核心优势,不管这个核心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其独特竞争力就是强大的产品创新能力及品牌号召力;对于富士康来说,独特的竞争力就是别人难望项背的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快速反应机制。一个故事能说明富士康的优势无人能比。当美国总统奥巴马问乔布斯为什么不把iPhone放在美国生产时,乔布斯回答:这些工作机会回不来了。故事说:2007年,iPhone上市前1个多月,乔布斯召集公司几名高管到办公室开会。几个星期以来,乔布斯口袋里一直揣着一部iPhone原型机。据出席会议的高管称,乔布斯愤怒地举起iPhone,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塑料屏幕上十几道细细的刮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串钥匙。他说:我需要一款玻璃屏幕,我希望在6周内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会议一结束,一名高管立即订机票飞往深圳,要得到一款完美的产品,除了中国,别无他处。接下来的情景是:富士康的经理当晚即叫醒上千名员工,立即回到车间手工组装新产品。在三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00万部iPhone。自那时起至今,富士康已经为苹果组装了超过2亿部iPhone。这就是乔布斯说工作机会回不来了的原因,折射出的是苹果对富士康能力的认同。应该说,苹果、惠普、三星、联想等企业纷纷选择富士康代工产品,的确在情理之中。高不成,低不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中国这类企业数不胜数。富士康在代工行业的位置无可替代,这就是富士康的差异化优势、核心竞争力。它映射出一条营销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学基本原理:如果你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你将不可战胜。因此,无论做品牌还是做代工,都要努力做到,做到别人做不到的高度。无论做产品还是做营销,都要把水烧到100度而不是99度。100度和99度看起来仅1度之差,实乃天渊之别。这么看来,富士康全球代工行业的定位并没有错,建议富士康放弃代工转做品牌,既不合理也很危险。对于今天的富士康来说,的问题不是转型做品牌的问题,而是如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薪资待遇、清洗血汗工厂恶名、重树社会形象。据悉,苹果公司已邀请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多家总装供应商劳工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这为富士康从苹果那里争夺更多的权益提供了可能。对于苹果而言,它绝不希望背负无道德的恶名,有可能提高下游代工商的加工费用,用于改善工作环境与员工待遇。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 另外,苹果此举,有可能对惠普、联想等其他富士康客户形成示范效应,富士康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国际合作伙伴建构出健康、双赢的合作格局。

京东商城_B2C网站
生鲜电商市场快速扩容倒逼冷链物流发展
2012年广州生鲜食品B+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