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专家建立在东京审判上的战后秩序不容变更颠

2018-06-08 14:07:09

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性与反动性,在东京审判中,基于国际法和人类正义的审判早就作了结论。从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拉开东京审判的帷幕,前后持续2年半之久,1948年11月进行宣判。这场著名的审判共开庭818次,419位证人出庭作证,779位证人提供供述书和宣誓口供,受理证据4336份,英文审判记录48412页。28名甲级战犯受到严正审判,而且认定无论是个人、集团、乃至政府、以及接受命令和执行命令者等犯有战争罪、破坏和平罪和反人道罪都要受到法律制裁。判决日本政府和军部的者七人死刑并执行。东京审判裁定了日本的战争,确定日本政府和军部领导者犯有战争罪、破坏和平罪和反人道罪;确认在南京大屠杀的暴行中,被杀平民和俘虏达到20万人。并郑重声明,这个数字未包括被日军毁尸灭迹的人员在内

专家建立在东京审判上的战后秩序不容变更颠

,只是对日军占领南京后六个星期内遭屠杀者数字的确认。东京审判中对日本侵略和殖民统治暴行的揭露,深刻地教育了曾经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的日本人民,影响并奠定了日本战后政治的基础和走向,对日本、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战后被称作“和平宪法”的《日本国宪法》即在东京审判期间制定和实施。东京审判是国际正义力量对日本军国主义的邪恶势力的审判,是人类良知对反人类、反社会的反动思潮及体质的审判,是十分必要的、完全正当的。

战后国际秩序是建立在对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全面审判、全面否定,推动和平、民主主义发展基础之上的,是以《开罗宣言》(1943年)、“雅尔塔协定”和《波茨坦公告》(1945年)、以及《联合国宪章》和战后相关国际条约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战后国际秩序的基本点至少包括:一、对日本军国主义国家机器的解体;二、对日本战犯的公开审判;三、对日本国家在战争和军队方面的限制;四、对日本国家主权管辖范围的界定等关键内容。其中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规定: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把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包括中国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驱逐日本用武力或贪欲攫取的所有土地上的势力;使朝鲜自由独立。日本之主权只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诸战胜国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战后国际秩序是世界反法西斯的正义力量浴血奋战的重要成果,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重要保障。

近年来,日本国内掀起了一股否定侵略历史、否定日本战后和平宪法、否定日本战后政治体制,试图重新获取对外开战权,重建“先发制人”的军事力量以及反攻倒算,重新霸占战后失去的中国钓鱼岛、俄罗斯南千岛群岛、韩国独岛的逆流。公然推翻建立在东京审判基础上的战后秩序。特别是在安倍组阁以后,右翼势力的一些代表人物纷纷进入内阁,为日本社会走向右倾化的危险道路,奠定了领导体制的基础。在修宪门槛比较高、一时难以实现的情况下,安倍政权试图玩弄重新解释宪法的伎俩,借助学者的所谓“研究”和“政策建议”,为政府正式将现行宪法解释为拥有集体自卫权奠定基础,为建立国防军、拥有交战权、重新武装寻找宪法支撑。如果这一目标实现,不啻为对西方法治精神的高级玩弄,即把宪法中所明确规定“没有”的内容,按照政府的意志解释为“拥有”,真可谓“无中生有”的典范!这种解释也将使日本政府从此失去战后体制应有的制约,而进入“暴走”的危险阶段。国际社会如果不加以警惕和防范,日本国内的这股势力很有可能推动日本政治走向失控的危险。

今天,亚洲和世界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不仅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已经遭到历史的审判和人们的唾弃,而且,经过战后几十年的和平发展,恢复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等极端主义的社会土壤已经式微。因此,日本国内一小撮企图愚弄民众、对历史翻案、重新解释或修改宪法中的和平条款、重新走上扩军道路的一小撮势力对日本自身的和平发展也构成了严重威胁。国际社会决不能允许日本走向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推动的邪路。日本一小撮势力妄图为侵略历史翻案的阴谋也决不能得逞。

是维护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战后东京审判中建立起来的日本国内和平体制、战后国际秩序?还是任由日本的右翼、右派势力否定侵略历史、美化侵略暴行,任意解释和修改和平宪法,在危险的道路上越滑越远?还是团结起来,遏制日本颠倒历史和重新武装逆流?这是摆在国际社会和多国人民面前的一个严峻而紧迫的课题。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周义瀚)

明星助阵:范圣琦
人尽其才 共同发展
想长高吃什么
吃什么药能增高最有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