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雇用小偷

2018-09-15 10:24:43

“我爱你,爱着你,就象老鼠爱大米……”陈文觉得自己活脱脱像只老鼠,白天规规矩矩,夜晚鬼鬼祟祟。但他常把自己放在猫的位置,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水声掠门穿径,直入雅芳肺腑,她埋怨陈文,洗澡不关门,弄得“水似长江滚滚来,疑是瀑布挂眼前”,自己只好裹在锦被里等。雅芳也是只猫,喜欢偷腥的欢愉,认为这种快乐远远大于丈夫电脑上玩游戏。QQ农场、“疯狂办公室”只能给人空想,好这一口的人都是侬胞,把时间和钱币扔给网络。与陈文作戏,实惠又舒坦,捡了芝麻还能带走西瓜,一个字——爽。

小车防盗器惊吒吒地叫起来。雅芳掀被呼喊,陈总,快点,有贼!陈文冲出洗澡室,一条浴巾围在腰间,他瞪一眼雅芳说,快回床上去,谨防HN。陈文冲出门,冲下三楼,气喘吁吁来到底楼。这是一栋郊区孤楼,没有物管,只有车库。

路灯明亮着,车库门紧闭,他放心地笑了,打开卷帘门,黑色宝马乖乖地躺在那儿,车灯和漆闪着耀眼的反光,备显尊崇。

陈文绕着车儿转上两圈,拉拉车门,没有小偷作案的任何迹象。他打着钥匙上的验钞灯查看车底,感到有活物在跑动,于是跪在浴巾角,手撑地上探出头去。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箭一般蹿出,越过手背,穿越裆部,冰凉的尾巴蛇一般从他脸上滑过。老鼠,一定是只大老鼠。他摇摇头,拍拍宝马关门而回。

雅芳开门迎接陈文,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他妈妈的,一只大老鼠,害得老子瞎跑一趟。

没事就好,车比我重要。雅芳嘀咕。

陈文本想说句“你也配”,但还是忍了,钻进洗澡间冲得水声四起。雅芳躺到床上,一袭淡红的睡衣在被上发浪。

陈文来到床边,准备“解剖”雅芳。雅芳一翻身,滚到内侧。陈文来了兴致,丢掉浴巾,扑上床去。

小车防盗器又惊叫起来,连续不断地鸣叫。雅芳推开陈文,快,这次可能是真的哈。陈文拍拍雅芳的肥臀说,乌鸦嘴,老子回来再收拾你。

房门完好,车子完好,这次只是多了几只外逃的老鼠。陈文的气不打一处来,凭空骂上一句,狗日猖狂,老子明天买药毒死你几爷子。

关好房门,陈文恨恨地上楼了。雅芳在床上问陈文,又啥子了嘛?

陈文挥舞着拳头说,幸亏我去得及时,把几个小偷撵得飞起跑,狗日的东西,连老子的车也想偷。

雅芳反驳说,我咋没听到你喊抓贼呢?

嗨,你娃儿就懂不起了吧,“狗急了也要跳墙”,如果我一喊,到处人动,不但暴露了我,还得罪了贼娃儿,不划算。

哼,“吹牛不要本本,开车不要滚滚”,反正我不折本,你就吹吧。

陈文忍住笑冲上床去按住雅芳说,偏让折本到底。雅芳也不示弱,夹紧双腿反抗。这种生活,她的正宗老公是不能给她的。老公呆板,晚上穿衣睡觉,想来事就拉雅芳的乳罩。但雅芳想有一点情趣,偏不就范,他不知道继续去诳,嗄然停战搬师回朝。

小车防盗器再次惊喳喳地叫起来。雅芳抱着陈文不放说,管他的,八成又是老鼠作怪。陈文也兴奋难已地说,关了报警器,烦死了……

24点正,是他们结束战斗的时候。陈文需要先送雅芳回家,然后再回自己另一个家,这儿只是一个“加油站”。一个成功的男人,没有几个加油站怎么能到达预定的目标?

站在车库门前,两人傻眼了。卷帘门虚掩着,居然留着约两尺高的缝隙。陈文拉开门,房内空空荡荡。雅芳拿出手机准备报警,陈文一把按住,报什么报,你想把老子弄去“吃白食”(牢饭)啊?白痴!快去找找旮旮角角,看小偷把资料给我扔出来没有。

第二天刚上班,疲惫不堪的陈文被警察带走。

原来,小偷把车偷走后不久,刹车就出了问题,一头栽进路边泥坑里。警察赶到一查,车上居然有陈文的证照和日记。

陈文被提审时问办案警察:新车怎么会出现刹车失灵?

警察回答说,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但我还是乐意回答你,据说是几粒老鼠屎起了作用。

老鼠怎么进得了驾驶室呢?又怎么能够屙进去呢?陈文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此时他已经有一个大胆的假设:雅芳开过这车,这车又是她大哥想做工程送我的,一定是他们演的“双簧”。

陈文毫不迟疑地对警察说:一定是有人雇用小偷。

这次却弄得警察一头雾水,以看疯子的眼光打量陈文说,小偷居然跑了,没留下任何痕迹,不过,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安全童装
珠海大功率Led
世茂都柏林90-120㎡户型图-哈尔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